25.455女儿的心意

 【聪明的你一秒记住:Shao(少)fu(妇)bai(白)jie(洁).org】    [第12章  豪门争斗]

    第25节  455女儿的心意

    “管家做好菜没有?”

    傍晚时分,娜娜在别墅门口站着,既兴奋又激动。

    “厨师已经差不多弄好了。”管家一边收拾着餐桌,一边回答。

    “嘻嘻,待会一定要给嗲D、妈咪一个惊喜。”娜娜调皮地笑了。

    当吴健鸣同张露露一前一后回到家时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,都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妈咪、嗲D你们先坐。我去厨房帮忙。”娜娜借故走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高档的餐桌前。

    吴健鸣、张露露面对面坐着,也没怎么话,气氛一度的尴尬。

    “最近公司怎么样?”吴健鸣总算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张露露淡淡地了一句。

    然后两人又是一阵地沉默。

    “哎呀!嗲D怎么这样!”娜娜躲在厨房里,偷看着客厅的情景,她多么希望亲爱的嗲D能主动地同妈咪暧昧一下呀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在厨房那么久呀?好了没有。”突然妈咪对着厨房喊。

    “哦,好啦。”娜娜赶紧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然后吩咐佣人们上菜。

    她自己拿了一瓶高档红酒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美味的佳肴摆满一桌后,佣人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,围坐在餐桌前。

    “嗲D。”娜娜把红酒递给了嗲D,并对他眨了眨眼,示意他对妈咪有所行动。

    吴健鸣站起来接过红酒,然后倒了半杯红酒,放到了张露露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张露露客气地。

    吴健鸣略显尴尬,然后又开始给娜娜同自己倒酒。

    “妈咪,你看嗲D对你多好,首先想到的就是你。”娜娜在一旁打着圆场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娜娜最好。”张露露露出个笑脸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就是你们的娜娜。”娜娜重点突出了你们两个字。

    吴健鸣同张露露对望一眼,两人微笑了一下,气氛马上缓和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娜娜,最近有没有按时上学?”张露露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有啦。”娜娜站了起来,举起了面前的红酒杯,“妈咪,嗲D,我们一家人很久没有一起吃饭了,来,为我们一家人干杯。”

    在女儿面前,两位大人也都举起了杯,一家人碰了一下。

    吴健鸣同张露露将红酒喝了下去,唯独娜娜没有喝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怎么不喝?”吴健鸣有些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我答应老师,这一星期不喝酒了。”娜娜笑了起来,笑得很灿烂。

    然后她又主动给嗲D、妈咪倒了酒。

    “娜娜,你现在懂事多啦。”张露露忽然有些欣慰。

    晚餐很和谐地进行着。

    也许是红酒的作用,张露露觉得有些燥热。

    饭后,张露露首先就上了二楼卧室,她要洗澡。

    “嗲D,你也上二楼陪妈咪话嘛。”娜娜催着吴健鸣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为了不让女人失望,他还是走上了二楼。

    就当时满足一下女人的心愿,在二楼坐坐,然后就回吴家老宅吧。

    二楼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张露露已经走进洗手间,脱去衣服,打开水龙头洗澡。

    卫生间里传来了稀里哗啦的声音。

    当吴健鸣坐在二楼小客厅时,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,好像下体有了些反应。

    吴健鸣情不自禁地往卫生间方向望去,卫生间和卧室隔着一堵磨砂玻璃墙,隐约可以看见她身体的轮廓,热气环绕下的她散发出更加迷人的风采……

    然后磨砂玻璃墙上已经弥漫上了热雾,根本看不清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吴健鸣浑身发热,有几次差点想冲进去。

    “今天到底怎么了?”吴健鸣觉得自己额头发热,“难道发烧了?”

    张露露洗完澡,围着一条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,一副玲珑饱满的身体曲线和四肢雪白嫩滑的肌肤,淋漓尽致地显露出来。

    看见吴健鸣正坐在小客厅的沙发上,怔了一下,脸却不由绯红起来。

    吴健鸣马上就有了冲动,他站了起来,迎了上去,就想抱住她。

    她用手把他推开。

    “你也要洗澡吗?”她声音不大,却显得很有威严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我也想洗澡。”吴健鸣满脸通红,不过他还是走进卫生间。

    脱光衣服后,他拧开了水龙头,温水洒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异常的兴奋,怎么回事?下体硬棒棒的。

    他草草地将自己身上的汗水和污垢冲刷掉,用一条浴巾擦干身子之后,裹着浴巾回到卧室。

    张露露斜靠在床头,她已经换上了睡衣,她仅开着床灯,且将光线比较暗。

    微弱的灯光映照着她那张粉红的俏脸,她看起来如天仙般的美丽动人。

    吴健鸣心跳的很剧烈。

    他走上去轻轻的拥抱着她软滑细腻的娇躯,一阵阵清新的香水味迎面掩至,她鼓鼓的酥胸不停的起伏……

    “我们分开房睡吧。”张露露拿起被子站了起来,语气却没有了平时的冰冷。

    吴健鸣的双手一下子放在了妻子的双肩上,将身子紧贴着她的后背,央求道:“看在女儿的面子上,你今晚别走了,好吗?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张露露这次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一股淡淡的幽香飘入鼻中,吴健鸣感觉到她身体的弹性与柔软。

    一种本能的生理反应,迫使他伸出手臂搂住她纤细的腰,把脸贴在她的耳边。

    这一温馨动作,张露露立马觉得脸热热的,面色也瞬间有些绯红。

    她内心的埋怨,一下子减轻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老婆,请原谅我,我……”吴健鸣这话,突然有些落泪了。

    也许是近期承受太多,他的感情一下子崩滞了。

    男人的哭泣,张露露的心一下子软了下来。

    张露露慢慢转过身。

    看了看自己的丈夫。

    也不知怎么的,她突然有些想接吻的冲动。

    她正迟疑的时候,吴健鸣的嘴已经将她的嘴堵住了,他们互相吻着,他们的舌头在对方的嘴里搅动着,互相纠缠着。

    隔着单薄的衣衫,他感到了她身体的热度。

    当他的手摸触到她坚翘、挺实的酥胸时,她的浑身一颤,身体紧紧地偎在他的怀中,她已动了真情,情欲已被他的抚摸燃起,只见她微闭着秀目,任由他的爱抚。

    吴健鸣抱起她走到床边,将她放到床上,慢慢地脱去了她的睡衣。

    她脸色绯红,紧闭着眼睛,白晰的身体如玉石般纯洁,如山泉般清纯。

    吴健鸣趴在她的身上,去吻她粉红的脸庞,吻她天鹅般光润的颈项,吻她坚挺、结实、圆翘的胸部……

    她浑身颤动着,不安地扭动着身体,面色开始变得酡红,她伸出纤嫩的手轻轻地抚摸着老公的头……

    真是不可思议,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试过了。

    房间里,娜娜躲在被窝里嘎嘎发笑,嘿嘿,那红酒里,她已放了催情药。

    吴健鸣醒来的时候,天还没有亮。

    他慵懒地伸展着四肢,打开床头灯,从床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昨晚,他和老婆在床上的激情,仍旧在脑海里萦绕,禁不住转过头,目光停留在她那秀丽的脸庞上。

    真是不敢相信,昨晚他们竟那么暧昧,一如同他们刚结婚的样子。

    她的身体稍稍侧卧着,优美的身体曲线暴露无疑。

    她的长发拖在雪白的枕头上,双手弯曲着放在小腹上,柔软、有点透明的布料贴在她丰满的前胸上。

    诱人的胸部若隐若现,随着呼吸轻轻起伏,呼之欲出。

    吊带裙的下缘只遮到大腿,整个皓白莹泽的双腿都露在外面,光滑柔嫩,那光洁的足踝,晶莹的足趾。

    张露露还在甜睡中,她的嘴角带着微微的笑意。

    看着她漂亮的面容,楚楚动人的模样,想着她对自己的那片温柔,一股股浓浓的爱意在吴健鸣心中再次涌起。

    她睡得很沉,均匀的呼吸着,一头黑发散在枕头上。

    吴健鸣把她散乱的长发归拢起来,摊在枕头边,她那细长优美的脖颈,在粉红色的光线里,美得令人痴迷。

    他小心翼翼地用手掌抚摸着、把玩着她美丽的秀发,生怕一不小心,就会打扰到她甜蜜的睡眠。

    张露露醒了。

    见吴健鸣坐在床上欣赏她,抚摸她,她嗖的一声便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脸上立马恢复了平时的冷俊。

    “你在做什么?”她有些冰冷地问着。

    吴健鸣怔了一下。

    一夜之间,她又恢复原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张露露自己也很是奇怪,怎么昨晚就跟他那个了?

    “你再睡一会吧,我去书房看看书了。”张露露的语气柔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哦。”吴健鸣躺下,继续睡觉。

    张露露下了床,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吴健鸣又开始睡了。

    夫妻间到底是怎么回事亅.亅梦亅岛亅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