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4. 454 关于小洁孩子的事

 【聪明的你一秒记住:Shao(少)fu(妇)bai(白)jie(洁).org】    [第12章  豪门争斗]

    第24节   454 关于小洁孩子的事

    在饭店吃完辣子鸡后。

    娜娜突然又想念自己的嗲D同妈咪了。

    虽然家里很有钱,但父母一直不在家,还是让她感到很孤独。

    她也不跟僮僮打声招呼就离开了餐厅。

    坐上了出租车,往自己家中驶去。

    张宅。

    大门没有关上,柔和的灯光将大厅映射的很温暖,娜娜停下了脚步抬头望向夜空中的月亮,皎洁的月光倾洒在院内的泳池中,周围有些斑驳疏离的影子。

    家庭环境虽然很不错,但她却异常地孤独。

    “小姐,热水调好了,快来洗澡啦。”管家调试好热水后,在里面喊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谢谢管家。”娜娜又恢复了活力少女的神态,跑回了房间里,去卧室内的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,擦干身子,换上了一套诱人的情趣内衣,还将全身喷得香喷喷的。

    情趣内衣是她网购回来的。

    然后,她回到卧室,摆出一副极度诱惑的姿势,侧卧在床上。

    对着镜子傻傻地发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。酒店。

    迎着窗帘中钻进来斑斑点点的阳光,浑身酸痛的吴健鸣从那个八爪鱼般缠住他的女人堆里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前半夜的喧嚣音乐,大量的烟酒,后半夜这个女人疯狂发泄欲望,都让他形象看上去有些疲惫。

    用力揉了下脸后,从床头柜摸了支烟,重重地吸了一口后。

    脑子才清醒了些,就开始洗刷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一眼昨晚在酒吧里弄回来的这个来路不明的女人,透支了大量体力的她睡得正香。

    他眉头微微一挑,眼神中似乎掠过一丝厌恶和疲惫,身体的欲望发泄的越彻底,内心的空洞就增加一分。

    他已经很久没回鼎盛上班了。

    没有上班的他,内心极度的空虚。

    看了一眼周围环境,确定了这是酒店。

    心情稍微松弛了些,跑去冲了个澡,将衣服换上后,才一巴掌打在昨晚似乎挺疯狂的那个女人屁股上,将她弄醒后,迷迷糊糊的她,张开双臂缠上去,腻声道:“昨晚还没吃饱啊?是不是想再来一次?”

    对于这个男人,她还是挺满意的,出手阔卓,床上功夫也是相当道地。

    吴健鸣挡开了她的手,神情平静的递了一沓子钱过去:“我有点事情先走了,昨晚是拿你身份证开的房间,这钱一会拿着结账。”

    “留个电话呀!有空再联系呀!”女人柔情地叫着。

    可是吴健鸣已经快速走出了房间,出了钱就能上的女人,有得是,他才不想同她有太多的纠缠。

    他头也没回的出了酒店。

    看了下手表,已经九点二十多了。

    身上这一身衣服看起来有些糟糕,渗满了烟酒香水的混杂味道,还有些隔夜的酸臭,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难闻。

    他直接打了个车,往吴家老宅驶去。

    宿醉纵欲之故,让他懒洋洋的靠在出租车后座椅上,听着一旁的司机在滔滔不绝的闲扯,他眼睛半睁半闭,时不时的答上一句半句,像极了一个颓废的宿醉男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张露露端坐在低调奢华至极的总裁办公室里,

    冷艳的脸,几乎没露过笑容,她正在处理着一些文件。

    哪怕是最平常不过的一份文件,她都会仔细琢磨会儿,再提出一个个尖锐而直斥本质的问题。

    她的桌子前面,站在业务部叶经理。

    叶经理小心翼翼的回答着张露露的提问。

    如果从样貌学识来看,张露露的确是个非常完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总裁的她,就显得有些霸道凶狠了。

    在鼎盛没有人敢对张总有半点懈怠和不敬,在她面前都兢兢业业的刻苦工作着,生怕惹怒了她。

    因为很少有人会放弃这一份,报酬丰厚,体体面面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叶经理。”忽而,张露露看着文件的眉头,微微舒展了起来。

    叶经理一激灵,急忙直了直身体,露出了一副恭谦聆听,任由差遣,差点没有将“老奴在”几个字宣诸于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最近你的工作做的很不错,希望保持和再接再厉。”即使是称赞人,张露露的脸色依旧是冷得像冰,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合上了文件夹。

    “全靠张总裁栽培,我不过是照着总裁您的吩咐办事。”叶经理心中大松一口气的同时,却是没有敢露出半分得意模样。

    不过,却是手脚伶俐的凑上前去,拎起书桌上的小茶壶,帮她沏上了一小杯茶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他已经完全摸熟了张总裁的脾气秉性,以及各种细微习惯。

    这是叶经理的生存之道,也是他能成为张总身边大红人的原因。

    张露露淡淡的点了点头道谢,端起精致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,半闭着美眸,任由那茶香味在舌尖萦绕。

    眉宇之间,不经意的露出了一丝丝疲惫。

    善于察颜观色的叶经理,立即关切而诚恳的道:“张总,不是我多嘴。只是您一定要多注意下劳逸结合,如果累了,还请进里间休息一下。这几个月来,您的工作实在太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的好意了,叶经理。”张露露轻轻揉了揉太阳穴,神情淡然道:“我下午也准备休息一下,公司就有劳你看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是,我一定不辜负您的厚爱。”

    张露露挥了挥手,叶经理立马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,顺手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然后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“宝贝,我在公司办事,你怎么了?”张露露一看是女儿打来的,那张冷峻的脸上,立马变得柔情起来。

    娜娜娇声:“妈咪,我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宝贝,我也想你!”张露露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今晚能回来吗?”娜娜急切地问:“我在家里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,有什么特别节目吗?不过,好的,妈咪答应你,宝贝,晚上见。”

    “晚上见!耶!”电话那边,娜娜同时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健鸣一回到吴家老宅。

    也没有立马就去换衣服,而是坐在客厅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他点上一根雪茄,一边看电视,一边吐着一串串烟圈。

    他心情有些混乱。

    一方面是因为莉莉要逼婚,一方面是因为赵姨要他对张昆的私生子采取动作。

    跟莉莉结婚是不可能的了。

    现在是要用什么办法哄住她。

    至于对付那私生子,他还下不了决心。

    然后又接到了女儿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嗲D,我心情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谁欺负你了?”吴健鸣立马坐了起来。他最在意女儿了。

    “你晚上能回来吗。我想同你聊聊。”娜娜一副委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好,老爸晚上回去陪你。”吴健鸣立马答应了。

    耶!娜娜放下电话后,立马偷笑了。

    她今天只有一个目的,就是希望父母和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一天。

    墓地。

    今天是周冲的死忌。

    他的墓碑前站着两个女人,其中一个身材高窕玲珑,穿着高贵却又不庸俗,娇娆妩媚的成熟气质女子,脸上挂着冰冷和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另一个老婆婆,满脸皱纹,染了黑色的头发根上仍能看出是白色的。

    这正是王希同管家兰姐。

    王希皮肤依旧光洁水嫩的像是年轻的少妇,浑身上下散发着甜蜜诱人的气息。

    兰姐就明显苍老了很多。

    王希看着周冲的墓,俏丽妩媚的脸上挂着些许忧郁,低落。

    八年了,周冲死了八年。

    每年他的死忌,王希同兰姐都会从香港回来拜祭一下他。

    站在他的墓碑前,想起失踪的女儿,就又有种想哭的冲动。

    两人在墓碑前许久,完成例行仪式后,兰姐便开始烧纸钱。

    当王希心情平静的准备离开之时,却是忽然看到前方不远处墓碑前缓缓走来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她微微一愣后,脸上的表情刹那间变得又惊又喜。

    并非那身穿正装的男子模样吸引了她。

    事实上,千辛万苦,风风雨雨走到今天这一步的她,看人的时候早已经不再会用外表去衡量任何一个人了。

    只是眼光余角不经意的从他身上掠过的时候,她的心猛然间“突”地一下,微微颤悸着。

    那埋藏在内心最深处,连触动它都不忍的遥远记忆,一下子如同潮水般汹涌而出。

    杨伟!多年不见的杨伟竟然出现在这里了。

    王希这些年去香港定居后,已经同这边的人几乎没有联系。

    包括他,杨伟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她向前跨出了一步,杨伟两个字几乎从她嘴里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只是,心中那一刹那的羞愧,还是没有先喊出来。

    “王希!”还是杨伟先喊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兰姐。”杨伟也向兰姐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嗯,杨先生,你怎么来这里?”兰姐回应着。

    王希也对着他挤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一直联系不上你们。我猜想今天你们会来这里的。”完,杨伟转着身,对着周冲的墓碑,脸色平静,深深鞠躬。

    然后才转过身,仔细看着王希,这么多年来,她样貌仍然保养的很好,仿佛一点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“你来这里找我,有特别事吗?”王希一脸的平静,其实内心还是有些激动,但她掩盖住了。

    “关于小洁同我的孩子的事。”

    …亅.亅梦亅岛亅亅